发奋丘温泉

“食堂开饭啦!”——到了饭点就会自觉前往饭堂的鵜鹕

“大家好,我是奈良公园里吃地图的仙鹿,这是我从游客手上抢来的第27张地图,虽然每次都被路边卖仙贝的阿婆反抢回去,我也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但我不曾放弃从游客手上抢东西吃。”——每天都与游客和卖鹿仙贝的阿婆斗智斗勇

悲伤之果

相传遥远的北方大陆是精灵的国度,精灵是只能感到快乐与平和的物种,因为有取之不尽的泉水,垂下枝头的苹果;永远不会被树枝划破指头,不受生死离别的阻挠。但事实真是如此?
少年精灵抚摸树皮干裂的纹路,绕着巨大的树干徘徊时却发现了被遗弃的人类幼儿,善心又无知的精灵将她抚养长大,但很快人类的容颜变得衰老,这是精灵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死去”,这个人或者说这个物种它正在“死去”,精灵们想方设法要维持住她的生命,但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止她“时间”的流逝,她最终还是死了。
精灵将她枯萎的躯体埋藏在山丘,却不到几天墓地竟长出了幼苗,又过了数月长成了没有枝叶的大树,再过了数年干枯的枝头长出了一颗白色的果实。
过路的精灵将之摘下并吃掉,尝到的满是苦涩,精灵赶忙将其吐出,果肉竟是黑的,像被雨水打湿的淤泥。然而苦涩的味道久久无法消散,不是在口中,也不是在喉咙,是在更下面的位置,喝下再多的甘露也无法抑制这份苦痛,逐渐逐渐精灵的身体再不能承受这种痛苦,他的肉体没有丝毫伤痛或改变,他的精神却被慢慢消磨殆尽,自此他选择与土地长眠,在他躺下的地方,长出了一片新的树林,涌出了新的泉水,取之不尽 用之不竭……
——精灵的时间是静止,而人类的时间永不停歇,不停地死去的同时却又不断地活着。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捷克听这个故事的时候连打了三个哈欠,这已经是他们呆在图书室的第三天了,说是收集关于精灵的情报,格里芬却在这里念起了童话书,在捷克看来毫无参考价值。
“因为你之前没接触过人类的语言,所以我想利用童话故事教教你啊。”
“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捷克半瘫在书堆里,一只手撑着腮帮子眼神透露出不屑“你仔细想想我们使用的是一样的语言系统,那么单词的拼写方式肯定也很相似,只要能记住你们的符号表,大部分人类的书籍我也能看得懂,就好像在玩游戏之前要先弄懂游戏规则和规律一样。不然你以为我这三天都在干嘛。”
“原来是这样,你真是了不起啊捷克,从前我一直不了解,说不定半兽人是比人类还要聪明得多的存在呢。”格里芬认真地分析道,却被捷克的笑声打断了思绪“哈哈哈哈哈!所以你们人类才那么会打架吗?因为脑子不好使?哈哈哈哈!”
被狠狠地嘲讽了一番的格里芬却毫不生气反而看到捷克那么开心的样子他也忍不住笑着说道:“当然不了,我们人类也像你们一样,有鲁鲁族和维安族,大家都有各自擅长的地方,有像你一样聪明的人,也有像我一样擅长耍枪弄棒的人,但毋庸置疑的是你是目前为止我认识的所有人类和半兽人里见过的最聪明的存在,你比任何人都特别。”
捷克本来还想见识一下格里芬发怒的样子,谁知道被他反将一军,说得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最可怕的是完全看不出来这个人在说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正是因为这种毫不掩饰让捷克完全羞红了脸“行了…我知道了…”捷克突然难以直视格里芬的脸随便抽了一本散在地上的书就背过身去,但长袍却藏不住他躁动的尾巴。
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尾巴的不安分让捷克变得更加难以平静,因为担心被看穿,想偷偷瞄一眼格里芬还有没有在看自己,结果刚转过脸就发现,格里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自己后面脸靠得很近“!你……做什么?”捷克吓了一大跳又强装镇定,尾巴因为惊吓炸了毛,但因为被袍子遮住所以并没有被发现。“我以为你生气了,所以就想问问你,感觉你有点脸红是身体不舒服吗?”说着格里芬就半跪着直接从捷克身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前额,随后不是很确定又用手背贴了贴他的脸颊和脖子“好像有点热的样子,会难受吗?”捷克这下子才反应过来,马上推开了格里芬的手“没有啦!就是……那个……半兽人嘛!体温都比较高啦……”捷克感觉他要编不下去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最不会对付的人不是聪明人而是老实人,亦或者说格里芬是他最不擅长对付的人,兴许对捷克来说,格里芬也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要特别的存在。
“没事就好,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去拿一点药和食物过来,我马上回来,你可别到处乱跑。”
“都说了不是……”还没等捷克说完,格里芬转眼间就走了“算了…反正正好饿了。”捷克撑着地面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走到窗台,窗户外面被枝叶严严实实地遮挡住什么也看不见,即便再怎么努力也看不见外面一丝半点。捷克作罢低头扫了眼凌乱的地板和书架,看到刚刚格里芬念的那本童话书,捷克把书捡起来,书名叫悲伤之果,捷克从头开始翻一直看到刚刚格里芬念完的地方,再次感慨了一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故事就想拜见一下是哪个作者写的时候,发现故事后面还有一页后记:

“当我第一次看到‘祂’的时候,我觉得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无法将我的记忆和当时的感受完整地保存住,好像是在做梦一样随时都会遗忘,明明‘祂’那么的美,所以我马上写下了这本故事书,让我把对‘祂’的感受封存在这个故事里,也希望让更多人理解我对‘祂’的感受,我有预感‘祂’的世界一定是像我故事里所描写的一样的理想乡,那定是一个我们绝无法抵达的地方。‘祂们’的身躯比羽毛还轻,在天空中自由穿梭,像是是风和雨的主人,降临的时候再干涸的土地也会因为‘祂们’身上带来的雨露而盛开花朵,在那一刹那,祂的周围就像静止了一样,却又像在飞速流逝一般,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但在‘祂’离去之后却又莫名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痛和伤感。那到底是什么呢……?如果这个世界有精灵的话我觉得‘祂’就是那样的存在吧……但究竟我看到的是真实存在的事物吗?还是我真的疯了?
卡尔·卡特”

捷克完全不能理解故事正文想表达什么,但后记的内容却强烈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而且作者的名字也感觉似曾相识。

将军征战几时回?

将军征战几时回?

待万物复苏,至百花争艳

朝绿树成荫,晚蝉鸣无休

闻桂子飘香,望梧桐落泪

感寒风侵肌,泪滴水成冰

朕不至归期,卿归期不至

短篇(二)狼来了

(二)狼來了
牧羊的少年今年15歲,自他10歲那年發生「狼來了」事件之後,山下的村民們都不再信任他,任他在山上如何叫喊,都沒有人願意來幫助他,少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羊只被撕成碎片,羊群咩咩地叫著慌亂地四處逃竄。

這些羊群是他父親生前留給他的,母親在生育了自己之後便去世了,除了父親之外他無依無靠,山下的村民們覺得父子兩十分可憐,每天都會在他家門口放一籃麵包和奶酪。但是年幼的他渴望能得到更多關愛,於是他上演了一場鬧劇,但卻沒有如他所願,不僅如此連同每天早上門口的一籃子麵包和奶酪也消失了,過不了多久他的父親也因病離他而去。

起初少年很痛心也很懊悔,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逐漸習慣這種孤獨,並且學會如何預判和應對狼群的襲擊,有時候他甚至覺得自己好像聽懂了它們的語言。

有一天夜裡,少年聽到門外有羊群騷動的聲音,他擔心會不會又有狼來襲,於是點亮火把拿著稻草叉趕忙沖了出去,羊群還在叫喚著,在羊圈旁邊的是一頭受傷的狼,倒在草地上胸脯的起伏很急促,它聽到人的聲音想要試圖站起來,又很快就倒下了。

平時與狼有很多數不清的過節,他現在巴不得能夠將這隻苟延殘喘的狼給殺死,將它掛在門口殺雞儆猴,他舉起草叉準備給地上的狼一個痛快,但少年舉著草叉猶豫了好久最終還是放下了,他把狼拖進了屋子里為狼做了包扎,一開始狼還掙扎了一下,但看少年沒有敵意就也放鬆了下來。

治療結束之後少年給燃燒著的壁爐里添了幾根木柴說道:〝你說我這是造什麼孽呢,吃我的羊還要照顧你,真是得不償失,最後遭殃的還不是我。〞

他坐下來撫摸著狼的皮毛,有些粗糙卻很溫暖,不知不覺間他就對著狼開始傾訴起自己的心聲,他提到了自己的父親,提到兒時門口那一籃子麵包,提到自己的謊言釀下的錯誤,提到自己和狼如何鬥智鬥勇,提到自己討厭狼。就這麼自言自語著,少年逐漸在狼的身旁睡去。

——〝那為什麼還要救我?〞

是一個低沉的男性聲音,是做夢嗎?還是幻聽?
〝因為…我想得到愛〞
雖然不知道是夢境還是現實,少年還是回應了他。

第二天早上起來,少年發現狼已經不在了,門半掩著看樣子應該是走了。這時少年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跑出去看了一下羊圈前前後後清點了四次,訝異地發現羊并沒有少,就在少年準備數第五次的時候,他不經意地往後看了一眼才注意到門口多了一個籃子裡面裝滿了麵包和奶酪。

少年以為這只是湊巧,但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早上他的門口都有一籃子麵包和奶酪。少年一開始很驚訝,但是後來漸漸變成了期待和開心,他心想一定是村民又願意接納他了,於是他決定把這些堆積的空籃子還回給村子里的人們并向他們表達謝意。

他手裡抱著四五個籃子下了山來到了村子里,村民們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但他並沒有太在意,他笑著面向村民們說:〝謝謝你們給我的麵包,非常好吃!這些籃子還給你們。〞

村民們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站出來,但這個時候有一個駝背老太大喊道:〝那個是我的籃子和麵包!一定是你偷走的!你這個賊!果然小偷的孩子還是小偷!就像他父親一样!〞
〝我就說這兩天怎麼老丟東西!原來是你干的!〞
〝抓住他!〞
〝應該把他吊死——!〞

村子裡的人越聚越多把少年重重圍住,少年愣在原地,這些吃的難道不是他們送的嗎,小偷的孩子又是什麼意思,龐大的信息量讓他喘不過氣來。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他們之所以疏遠我不是因為我說謊,而是因為我是小偷的孩子,也許那些麵包就是父親偷來的,也許從以前到現在沒有一個人真正愛過他。

村民們有的拿起繩子有的拿起草叉,他們把少年抓住將井繩套在他的脖子上,少年踢踹著試圖掙脫一邊絕望地大喊著救命,但是任憑他如何叫喊都沒有人願意幫他。這時候一個灰色的影子在少年身後一閃而過,給少年套繩子的村民瞬間血液飛濺,是狼。

〝狼來了——!!!〞
隨著呼喊聲,圍觀的村民全都一口氣散開像羊群般慌亂地四處逃竄。
〝快把槍拿出來——!〞

少年認得這隻狼,毛絨的皮毛上還纏著他為他綁的繃帶。血液染紅了繃帶,不知道是村民身上的血還是他自己的血。狼低吼著警告著每一個靠近他的人,這時候狼突然轉移了目標,他衝向了一個被嚇傻跌坐在地上的小姑娘,低吼著露出森森的帶血的獠牙。

周圍的人都感到害怕不敢出手相救,只有少年這時拿著地上村民掉落的草叉衝上去擋在了女孩面前:〝快走!〞他衝著狼揮動著手裡的草叉大喊道,分不清楚是在對女孩說還是在對狼說。狼停止了低吼,杏仁色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少年,寬大的爪子慢慢地後退了兩步,最後往村子後方的灌木叢里跑走了。

事後立了功的少年自然得到了大家的擁護,數日之後,少年把自己的羊群分給了村裡的人們,他離開了自己的小屋背上行囊去到危險的樹林裡去四處尋找那匹狼,在這個過程當中他不斷去接觸狼群甚至學會狼的語言,他見過很多狼也受過很多傷,但始終沒能找到當年救他一命的那一隻。

就這樣他流浪了許多年,一路上幫過許多旅行者和過路人,他的傳聞在各個城鎮和村莊里流傳開來,他生活在狼堆里可以與狼溝通甚至傳說那些狼都聽他的指揮,只要有他在的樹林,人們就會受到狼群的保護,狼群也因此免受了許多來自人類的傷害,自此人們都稱他為「狼語者」。

夢裡少年仿佛又聽到了那個低沉的聲音,迷迷糊糊醒來之後發現手邊多了一個籃子裡面裝滿了麵包和奶酪,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這次旁邊還站著一位杏仁色眼睛的男青年。

短篇(一)《狼人》

(一)狼人 沃克是一匹狼,準確的說是狼人,白天的時候喜歡轉變成人類的模樣去人類的村莊,晚上的時候又轉化成狼的模樣回到樹林。自從離開狼群之後他就這麼干,直到現在都沒有人發現。沃克喜歡和人呆在一起,但是他的異卵兄弟從不這麼想,他勸阻沃克不要干蠢事,狼就該和狼呆在一起。他們兄弟兩曾經呆在真正的狼群裡,但是沃克無法忍受這般不自由他不願接受其他狼的統治,他覺得自己聰明多了,他才不想干那種和親人之間互相傷害的蠢事特別是爭奪頭狼位置的時候場面更是難以收拾。於是最後他離開了狼群和他的哥哥一起居住在一個離人類村莊不遠處的一個廢棄小屋里。或許他們別無選擇因為他們非人非狼,永遠沒有固定的歸宿。 白天沃克慣例轉化成人,雖然來歷不明又只出現在白天,但是因為沃克爽朗的性格讓他很快就融入了人群中,在人類當中有一位和沃克關係十分要好的青年男性叫做喬治,和沃克在一起的時候他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他們一起在酒館里彈著曲子唱著歌一起歡聲笑語,這正是沃克所喜愛的人類的世界。 到了晚上沃克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村莊,回到破舊的小屋的時候發現他的哥哥不在屋裡。沃克感到奇怪但是並沒有深究,心裡想著可能是出門找吃的了。但是第二天早上依然不見他的身影,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沃克心想一定是哥哥回來了正準備去開門的時候,發現并不是哥哥的氣味但是卻又很熟悉。以人類的形態開了門,是一個中年男性身後背著一把獵槍。 〝原來你就是喬治的朋友啊,我是喬治的哥哥,這個地方很危險的我勸你還是不要住在這裡,昨天上午我還在這附近看到一匹狼。〞 〝一匹狼…?〞 〝啊,不用擔心!已經被我解決掉了,用這個傢伙!〞說著指了指背後的獵槍。 〝喬治告訴我他很擔心你,所以就悄悄跟著你一起過來了,誰知道這附近竟然有狼,他就叫我來幫忙了。〞 沃克覺得一陣頭暈目眩,他跌坐在地上抱著頭放聲大哭了起來,是他殺了哥哥,哥哥說得對他不該和人類那麼親近。他感到悲傷,感到憤怒,但更多的卻是恐懼,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也是狼的話他們會怎麼看待自己。他想要立刻變成狼撕破眼前人的喉嚨,但同時又害怕自己也像哥哥一樣死在他的手裡。 最終沃克都沒敢轉變成狼,他離開了小屋,試圖去尋找哥哥的尸體但一無所獲,一直到天黑他都不敢變成狼的模樣,他徘徊在樹林里,人類的形態讓他無法適應黑暗。他摸索著往前走卻不肯停下休息,與其說是在尋找哥哥的尸體倒不如說是在努力地逃離有人類的地方,那個他曾經嚮往的地方。好不容易等到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沃克已經累得走不動,他甚至已經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好像野性已經一點一點地從他身上消失。 他來到一片開闊的平原想要躺下來休息,這時候有一匹狼在慢慢向他靠近,是哥哥!他還活著! 〝哥……!〞沃克興奮地大喊,但是還沒說完那隻狼就沖向了他撕開了沃克的喉嚨,那只是一隻普通的狼。可以感受到血液從脖子里噴湧而出,還有狼的呼吸聲,草地蹭著皮膚的感覺。那隻狼撕扯著他的喉嚨直到沃克不再動彈,他害怕人類卻最終死於狼牙之下。 他們別無選擇因為他們非人非狼,這裡永遠沒有他們的歸宿。

这是一幅传承中华文化的宣传图。
这是一张我不想读书的脸。

永远的最佳陪伴~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遇到你爱的,和爱你的人。
人一生有很多过客,我们也许不能马上遇到自己的Mr.Right,遇到爱的人要懂得珍惜,没有人爱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爱自己。

[喜闻乐见]论表妹看着表姐出嫁的心情(´Д`A

今天是我表姐大喜的日子,刚上完大学就应家里的要求结了婚。
我和表姐小时候经常一起玩,一起吃饭,一起睡。导致我成功的转变成一名姐控(不对)
表姐向来安静低调而且漂亮,再加上家里有钱,上高中的时候就飞到新加坡留学。在国外留学交了不少朋友。

1、据说她的一个死党的父亲曾经是黑社会,但是后来洗白了,父母离异。导致死党给人以像小太妹一样的感觉。

我说安静内敛的表姐怎么会摊上
这么个性格火爆的朋友。
问我妈说是因为这个小太妹在福建的时候经常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
她的父母都吓坏了,赶紧把她送到英国读书。
后来在英国遇到表姐。
家里人看到她难得交到这么乖巧的朋友,就拼命叫她们要好好继续做朋友。

2、在婚礼上还遇到表姐的其他在国外遇到的朋友,虽说是在国外遇到的,但其实都是中国人。
绝大多数都是有钱人,这大概就是物以类聚的感觉。
然后在抢新娘就快开始的时候,一个表姐的朋友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脚踝摔淤青了,还在楼上的表姐马上就猜到是谁。
因为她的这个朋友曾经在一次旅行里弄丢了三次登机牌。
表姐的老公也就是新郎,和表姐是青梅竹马。
新郎在结婚当天受到伴娘的重重阻挠。
伴娘问新郎两个问题:
(1)老婆的生日是多少。
(2)老婆最喜欢吃的十种食物。

3、新郎想了半天没想起来,我以为他是真不知道。
谁知后来家里人说,这些问题他曾经背过答案的,结果到了结婚当年忘得一干二净。
简直是喜闻乐见。